新聞中心

Media Center

Dec29

國際石油市場企穩難

分享:

       2018年初以來,國際原油市場跌宕起伏、風波不斷,國際油價也隨之暴漲暴跌,劇烈波動。全年國際油價總體呈現先揚后抑,前三季度油價攀升維持在高位,10月份一度創下近4年的新高,隨后便一路下滑,開啟暴跌模式。

  回顧上半年,由于年初冬季能源需求上升以及美元走弱推高了油價,維持前期上漲勢頭,布倫特油價一度漲至每桶70美元。2月初,煉油廠季節性檢修導致原油需求短期下滑,美股大跌引發金融市場風險偏好轉變拖累油價表現,2月份前兩周油價下跌幅度近10%。進入3月份,美國原油庫存超預期下跌,顯示需求良好。隨后,美國總統特朗普暗示重啟伊朗制裁,布倫特油價再度站上70美元/桶。進入二季度后,敘利亞國內硝煙再起,地緣局勢緊張,同時特朗普撕毀伊核協議預期持續升溫,油價快速上漲。5月9日,特朗普正式宣布恢復對伊朗制裁,同時委內瑞拉和安哥拉被動減產,市場擔憂供需缺口加大,油價一度被推升至80美元。同時,特朗普不斷施壓沙特要求石油輸出國組織(歐佩克)增產抑制油價,最終在6月22日會議上歐佩克成員國與包括俄羅斯在內的非歐佩克主要產油國達成一致,決定增加原油日產量,實現了從“適度減產”到“適度增產”的政策性轉變,暫時緩解了市場對供應緊張的擔憂。

  下半年,雖然利比亞動蕩局勢緩解等因素一度推動油價震蕩下行,但中東地緣政治風險再次推動油價在8月中旬迅速走高。8月份,美國制裁伊朗效果顯現,部分國家暫停或大幅減少了伊朗石油進口量,推動布倫特油價升至78美元/桶。9月份,美國制裁伊朗事件持續發酵,伊朗原油出口量下降幅度超過市場預期,同時沙特方面表示其進一步增產意愿不強,油價因此單邊上揚,連漲四周。三季度布倫特原油價格和紐約原油價格分別上漲了4.84%和5.46%。

  進入10月份,國際油價開啟“過山車模式”,布倫特油價在10月3日創下近4年新高的86.74美元/桶后,在美股暴跌、美國對伊朗實施的豁免名單遠超市場預期,疊加美國、俄羅斯原油產量均創歷史紀錄以及美原油庫存持續累積等一系列利空因素影響,國際油價持續暴跌,原油市場跌入熊市。12月份,歐佩克與非歐佩克產油國再度達成減產協議,同意日減產120萬桶。但是,新一輪減產未能阻止油價下跌,油價短暫企穩后再度大跌,過去兩個月時間油價跌幅約40%。

  2018年油價波動如此劇烈,主要因為地緣政治和金融因素。市場對宏觀需求的擔憂貫穿全年,但前9個月在伊朗制裁預期,以及美國原有管道輸送瓶頸的制約下,油價持續攀升。10月份之后,美國需求走弱、對伊朗制裁低于預期、沙特快速增產、金融風險四大因素合力,將油價壓垮。盡管減產協議對油價起到了一定提振作用,但原油價格快速沖高回落,表明市場對歐佩克減產協議的執行存在質疑。也有分析認為,即使嚴格執行協議,120萬桶/日的減產量也未必能解決原油市場潛在的供需失衡問題。因此,2019年國際石油市場仍將面臨較大波動。

  展望后市,全球經濟放緩和供應過剩的壓力,加上美、沙、俄三巨頭間的競爭博弈,國際原油市場將迎來新一輪動蕩。一方面,全球原油需求前景堪憂。近期公布的一些經濟數據顯示,全球經濟增長指標持續走弱。其中,歐元區放緩最為嚴重。即便美國多項數據顯示經濟增長強勁,勞動力市場表現良好,但隨著美國股市大幅下挫和美債收益率11年首次倒掛,市場對其前景預期也出現了改變,多個預測機構已經相繼調低了2019年的增長預期。基于對2019年全球經濟前景的擔憂,歐佩克、國際能源署、美國能源信息署等權威能源機構紛紛下調了明年的全球石油需求增速預期。

  另一方面,全球原油市場供應過度,未來預期依然不穩定。隨著美國內陸管道輸送瓶頸的緩解,2019年美國原油產量還將穩步增長,勢必加大供應過剩壓力。美國頁巖油產量的大幅提升不僅擠壓吞噬了正在通過減產維持油價的歐佩克國際市場份額,同時也造成了原油供應失衡。為了平衡市場,雖然沙特與俄羅斯牽頭達成了減產協議,但考慮到俄羅斯和部分豁免國減產執行力不強,市場對于歐佩克減產協議仍然存在疑慮,對油價的實際提振作用有限。

  整體而言,進入2019年后,全球原油供給增速將提升,需求增速將下降,國際原油市場不容樂觀。此外,地緣政治風險因素影響依舊,伊朗核制裁后續變化、利比亞內戰、敘利亞戰爭等,都有可能引起油價意外波動。

來源:經濟日報 

南粤风采36选7走势图